當前位置:首頁解決方案 “重”裝修時代,對家裝O2O的幾點思考

“重”裝修時代,對家裝O2O的幾點思考

發布時間:2015-07-15
瀏覽量:4571

當O2O的戰火從互聯網燒到傳統市場,家裝行業也順勢成為關注的焦點。雖然在表象上沒有餐飲和出行市場的火爆,但各方資本的涌入讓家裝O2O暗流涌動。

和一般的O2O領域不同,作為一個低頻的細分市場,家裝O2O的玩家和模式都呈現出了多樣性發展的趨勢,其中備受看好的便是“重裝修”模式。但各方的激烈競爭讓O2O注定是一個寡頭市場,家裝O2O的未來將走向何方也一直是爭論不休的話題。

“重”裝修時代,對家裝O2O的幾點思考

平臺VS細分,什么才是家裝O2O的最佳模式

家裝O2O的模式很多,但總的來說可以分為兩種模式,一種是平臺型,一種是垂直模式。前者擁有巨大的流量優勢,后者則傾向于深挖產業鏈,那么哪種才是家裝O2O的最佳模式呢。

平臺型家裝O2O的代表是淘寶的極有家。從2010年開始,淘寶便開始通過家裝館在線上銷售家居產品,在今年三月初低調上線了“極有家”,從產品、設計師、裝修、社區四個方面切入家裝領域,當然還有淘寶店鋪這個銷售渠道。盡管打著垂直模式的口號,其核心還是對現有資源的聚合,比如通過“找設計”的子頻道為設計師提供一個展示平臺,同時整合裝修團隊和淘寶商鋪,來完成裝修的主要流程。無疑,平臺型家裝是建立在巨額的流量上。

高頻O2O市場幾乎都是平臺型服務的天下,用戶積累快且用戶成本較低,比如外賣和出行市場。但家裝作為一個低頻服務,僅僅做信息聚合很難贏得消費者的認可。于是乎,細分的垂直模式應運而生。

垂直類家裝O2O玩家很多,比如美樂樂、極客美家、一起裝修網、我愛我家等等,其中市場份額最大的齊家網則是家裝O2O垂直領域的代表。出身于建材團購的齊家網,早期和美團、大眾點評的經歷有些許相似之處。齊家網創始人兼CEO鄧華金在多個場合把家裝定義為低頻市場,認為這個行業需要利用整體家裝平臺的優勢在供應鏈上做很多努力,從裝修建材到設計團隊再到每一個裝修工人,布局要覆蓋供應鏈和服務鏈的方方面面。

互聯網思維下套餐盛行,用戶體驗如何保證

真正讓大眾關心家裝O2O的還要從愛空間說起,在得到了雷軍的注資后,愛空間一度打著小米裝修的旗號,特別是通過推出低價、超短工期的裝修套餐,讓愛空間多了幾分互聯網思維的色彩。在愛空間之后,裝修套餐逐漸成為各家的盤中之菜,同時用戶體驗也開始成為爭論的熱點。

家裝公司推出套餐式服務的確是一種進步,一直以來,家裝給人的印象并不是很好,價格不透明、材料不環保、流程太復雜等用戶痛點始終未能解決。套餐模式最大的優點便是價格的透明化,一口價的模式讓材料、設計以及人工成本涵蓋其中,不同的裝修套餐也為用戶提供了對比的依據。從實際情況來看,套餐式服務確實大受歡迎,愛空間迅速成長為北京地區最受歡迎的家裝公司,齊家、柚子裝修、蘑菇裝修等也紛紛推出各種裝修套餐。

套餐式服務解決了價格不透明的痛點,卻也帶來了其他問題。比如裝修后期的無數增項增加了裝修成本,套餐內所包含的裝修項目有限,能否做到低價高質也讓消費者擔憂。為此,一些家裝服務通過和保險公司的合作來挽回用戶的裝修損失。筆者比較欣賞鄧華金“把低頻重決策O2O做重”的觀點,即加深在整個產業的布局,而后從用戶角度出發重構家裝的服務形式。家裝的服務頻率低但客單價相對較高,價格之爭只是市場不成熟時的競爭模式,在未來,只有在用戶體驗上打動消費者的家裝服務才能夠存活下來。

施工問題如何解決,家裝O2O的行業弊病

不少人對家裝O2O的關注僅僅停留在模式和價格上,往往忽略了家裝過程中的核心環節——施工。施工環節的特殊性不言而喻,家裝O2O服務的不重視直接導致施工問題成為行業的弊病。

首先,不少家裝公司和施工隊之間只有簡單的利益合作,而工人和施工隊之間依靠不穩定的雇傭關系,這就為施工問題的出現埋下了伏筆。以套餐服務為例,一些公司打出了20天甚至更短的施工周期,而工人會不會為了縮短工期而偷工減料,盡管一些公司對此諱莫如深,但從用戶反饋來看這些問題確實存在。

其次,為了防止工人濫工,不少平臺建立了消費者和工人直接的交流體系,有的是通過簡單的微信溝通,有的則利用直播技術讓消費者遠程監督裝修的每一個細節。但工人的施工水平并未有效改善,工人的收入也沒有一個好的改善,而且與家裝公司間的不穩定雇傭關系也加重了工人收入的不確定性。

為了解決這些問題,家裝公司的嘗試大致有兩種。

一是“工長模式”。傳統的家裝公司直接把施工承包給裝修公司,以“惠裝”為代表的家裝O2O讓用戶通過平臺和裝修工長(即包工頭)直接實現對接,去中介化的服務來節約裝修成本。同時由平臺托管裝修費用,從而避免包工頭們攜款私逃。不可否認,這一模式有創新之處,但“工長”是否比裝修公司更靠譜,后續服務能否跟上,還需要實踐來驗證。

另一種模式則是“收編施工團隊”。按照鄧華金的構思,齊家會拿出資金保障工人的收入,一個有四年工作經驗的裝修工人,在齊家的月收入基本在1.2萬以上,可以達到普通大學畢業生的兩倍。齊家還會對工人進行施工培訓,并以第三方監理的身份對整個裝修環節進行監督。很明顯,這種方式對工人產生了有效的控制。

從一定程度上來講,不能從基層工人來改變裝修行業的現狀,即使把O2O捧得再高,和傳統家裝相比也談不上什么進步。

中國的創業最大的特點便是發現了商機便一窩蜂的撲上去,以至于再細分的市場也能拉出數百個玩家。希望家裝O2O能夠從善如流,從本質上來改變傳統家裝市場。

了解更多行業資訊動態,可以關注:

微信

狂欢返水